美国制裁委内瑞拉将给国际石油市场带来多重影响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9年02月01日15:03分类:美洲其他

中国金融信息网讯(记者刘亚南)美国政府1月28日宣布制裁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委内瑞拉原油生产和出口近几年已经出现了大幅下降,最新制裁措施除了令委石油生产和炼制雪上加霜以外,还会对国际市场重质油、稀释油和汽油贸易带来冲击,并对欧佩克的运转和石油生产政策带来潜在影响。

根据美国财政部宣布的措施,美国公民被禁止与委内瑞拉石油公司进行交易,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在美国的全资子公司Citgo石油的资产被冻结,美国要求国内进口委内瑞拉原油的企业要通过特定账户向委内瑞拉反对派支付款项。

根据制裁规定,一部分制裁措施立即生效,今后三个月Citgo石油还可以从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继续进口石油,雪佛龙、斯伦贝谢、哈里伯顿、贝克休斯和威德福国际等石油开发或油服企业到今年7月27日必须停止与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的业务往来。美国还将停止向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出口用于重油运输的稀释剂。

不过美国制裁措施没有明确指出,与委内瑞拉石油公司进行的互换或间接石油贸易是否也在制裁之列。

由于债务攀升,委内瑞拉近几年大量通过石油换贷款、易货贸易等方式出口原油,主要通过向美国和印度等国出口原油来获得现金。数据显示,委内瑞拉95%的外汇通过出口原油获得,美国原油进口企业为委内瑞拉提供了75%的外汇收入。

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表示,美国的制裁措施可以立即为反对派提供5亿美元的资金。

委国内石油产量或快速下滑

美国油服企业将在今年7月份撤出委内瑞拉市场,届时委国内石油工业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技术力量不足的问题。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能源与环境高级研究员艾米·迈尔斯·杰夫(Amy Myers Jaffe)1月29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国内存在暴力状况,委内瑞拉在受到美国制裁后,国内石油生产将进一步受到影响。制裁后委内瑞拉难以从原油贸易中获得现金流,情况将变得更糟。

由于军方控制委内瑞拉三个炼油厂,委国内形势不稳定,专业运维人员缺乏,正在使委内瑞拉石油工业溃败。对石油市场而言,委内瑞拉石油工业遭到破坏将带来长期性问题。

杰夫认为,如果马杜罗政府仍能维持半年,委内瑞拉国内将会出现更多的动乱,美国也会出现关于委内瑞拉炼油资产所有权的诉讼,委内瑞拉原油产量将进一步下降。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拉美地区高级研究员香农·奥尼尔(Shannon K. O'Neil)1月30日表示,由于面临美国的制裁和其他多个国家的压力,委内瑞拉政府面临近20年来最大的危机,委内瑞拉经济将进一步受到冲击。

《加拉加斯记事报》主编兼《华盛顿邮报》全球观点专栏作家弗朗西斯科·托罗(Francisco Toro)1月30日表示,由于实际工资的贬值,很多工程师已经离开委内瑞拉,该国石油行业技术能力已经完全溃败。委内瑞拉目前的石油供应情况非常糟糕,石油产量下降非常快,炼油企业大部分已经停止炼油。

托罗说,美国已经决定不再向委内瑞拉出口汽油,不确定委内瑞拉汽油库存能支撑多久。

数据显示,委内瑞拉原油出口量已经从2017年的每日160万桶降至100万桶以下。美国仍然是委内瑞拉原油的最大进口国,其次为中国和印度。

国际市场影响显现

尽管2018年委内瑞拉向美国日均出口原油的规模仅高于50万桶,但美国墨西哥湾沿岸有多个炼厂专门加工委内瑞拉重质油,在制裁措施宣布后,这些炼厂不得不就近寻找重质油进行替代,导致墨西哥湾地区重质油价格显著上涨。

奥地利JBC能源发布的报告说,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地区Mars和WTS重质原油现货价格最近出现上涨与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有关。

JBC能源认为,重质含硫的Mars原油对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的溢价上涨,1月29日达到每桶6美元的近5年新高,而通常情况下Mars原油相对于后者处于折价状态。

原油成本的上涨可能增加美国原油加工量的下行风险,即将到来的炼厂检修季规模可能扩大,时间也可能延长。

杰夫认为,委内瑞拉可以从其他渠道获得稀释油用来运输自产的重油。委内瑞拉将试图与国际市场其他买家进行交易,市场将会发生转换,但委内瑞拉要直接从其他国家获得美元有一定难度。印度可能转而购买委内瑞拉重油,而此前印度从其他渠道购买的重质油可能转而被美国公司采购。

托罗则认为,受制裁影响,委内瑞拉原油运输需要的稀释剂将面临短缺,委曾尝试从阿尔及利亚进口稀释剂,但不是很适用。

JBC能源表示,美国油价之所以没有出现大幅上涨可能得益于美国政府考虑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报道,尽管美国战略石油储备并不能直接替代委内瑞拉原油。

PVM石油联合公司发布的研报指出,拉美国家主要生产重质石油,美国海湾地区炼厂专门加工这一类原油,美国对委内瑞拉石油公司进行制裁以后,美国受影响的炼厂将必须从墨西哥、沙特和伊拉克等国采购重质原油,这不可避免地会推高油价。

欧佩克或面临更多挑战

自卡塔尔2019年1月1日起正式退出欧佩克以后,欧佩克今年的轮值主席国委内瑞拉又遭遇制裁危机,这无疑将对欧佩克的运行和决策带来冲击。

杰夫说,由于委内瑞拉已经从今年1月开始担任为期一年的欧佩克轮值主席国,欧佩克也将处于矛盾之中,可能需要就承认马杜罗政府指派的代表还是承认反对派指派的代表进行选择,这对欧佩克成员国的立场将是一次考验,并可能加剧欧佩克内部的矛盾。

JBC能源认为,随着美国对委内瑞拉发起制裁,美国可能需要从中东进口所需的重质原油,沙特可能再次提高产量。但由于当前油价较低,沙特在增产方面或有犹豫。一旦沙特按照美国的要求增产,可能引起其他成员国的产量反弹。

不过,美国休斯顿莱斯大学能源研究员吉姆·克兰(Jim Krane)1月29日告诉记者,尽管欧佩克的市场地位受到美国页岩油的挑战,但欧佩克仍然是一个关键的组织,特别是近几年欧佩克加大了与俄罗斯的联合行动。克兰认为,如果俄罗斯与欧佩克继续保持现有的合作,油价将会比他们不进行合作的情况下高。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