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天价”高薪付给了谁? 他们跳槽薪资堪比球星转会

参考消息网2017年10月30日09:56分类:美国

美媒称,在招聘上,硅谷的创业公司向来比业内巨头有优势:给我们一次机会,如果公司取得成功,我们会给你股权,让你富起来。现在,科技行业争相发展人工智能(简称AI)可能会让这个优势失去意义,至少对为数不多非常了解AI的潜在员工来说是这样。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0月24日报道,科技行业内的巨头们在人工智能上押了巨额赌注,对从可扫描人脸的智能手机和可交流的茶几物件,到计算机化的医疗保健和自动驾驶汽车的产品寄予厚望。在追逐这个未来时,它们开出的工资,即便在一个从来不忌讳在高端人才上花大钱的行业来说,也是令人震惊的。

据九名在主要科技公司供职或得到了它们提供的工作机会的人士介绍,普通AI专家,包括刚走出校门的博士和受教育程度没有这么高,只有几年工作经验的人,一年也可以拿到30万美元到50万美元甚至更多的薪水和公司股票。他们均要求匿名,因为他们不想破坏自己的职业前景。

报道称,AI领域的知名人士收到的薪水和公司股份,在四五年时间里,总额能到数百万或数千万美元。在某个时刻,他们还会续签或通过协商达成新的合同,这很像职业运动员。

最上面的是有管理AI项目经验的高管。在今年的一份法庭备案文件中,谷歌透露其自动驾驶汽车部门的负责人之一、从2007年开始就在谷歌任职的老员工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在去年因为联合创办的一家创业公司被收购而加入优步前,获得了超过1.2亿美元的奖励。那场收购导致两家公司因为知识产权而闹上了法庭。

报道称,工资涨得这么快,以致有人开玩笑说,科技业需要对AI专家实行全国橄榄球联盟式的工资上限。“这会让事情容易些,”微软的招聘经理之一克里斯托弗·费尔南德斯说。“容易很多。”

多个因素催生了丰厚的薪水。汽车行业正在和硅谷争夺这些能够帮忙打造无人驾驶汽车的专家。Facebook和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也有可供其挥霍的大量资金,和它们认为AI能够帮忙解决的问题,比如为智能手机和家用物件打造数字助手和发现不良内容。

报道称,最重要的是,人才短缺,大公司都在努力将尽可能多的人才招致麾下。解决棘手的AI问题不像开发风靡一时的智能手机应用。据设在蒙特利尔的独立实验室Element AI称,全世界只有不到一万人具备进行重要的人工智能研究所需的技能。

“我们目前看到的情形,不一定对社会有利,但这些公司这么做是理智的,”曾任职于谷歌的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院长安德鲁·穆尔说。“它们渴望确保自己获得了”能够研究该项技术的“这一小群人”。

2014年,谷歌据报道以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当时员工大约50人的AI实验室DeepMind。该实验室的成本说明了这个问题。根据该公司最近在英国公布的年度财务账目,随着实验室扩大到400名雇员的规模,“员工成本”总计1.38亿美元。算下来一名员工34.5万美元。

“很难与之竞争,特别是你是小公司的话,”科技招聘公司CyberCoders的高管招聘人员杰茜卡·卡塔内奥说。

在可招聘的AI专家如此之少的情况下,大型科技公司也在招聘学术界最优秀、最聪明的人才。在这个过程中,它们限制了能够教授相关技术的教授人数。

报道称,2015年,优步从卡内基梅隆大学开创性的AI专业招聘了40人,参与其自动驾驶汽车项目。过去几年里,学术界最有名的AI研究人员中,四人离开斯坦福大学的教授职位或请假。在华盛顿大学,20名人工智能教授中目前有六人处在休假或部分休假状态,为外部公司工作。

“高校学者进入行业造成了巨大的人员流失,”为了管理非营利组织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而从华盛顿大学的教授职位上请假的奥伦·埃齐奥尼说。

报道称,一些教授找到了折中的办法。华盛顿大学的卢克·泽特尔莫耶拒绝了谷歌设在西雅图的实验室提供的岗位。他说,该岗位的待遇是目前工资(公开记录显示约为18万美元)的三倍多。他选择了允许他继续授课的艾伦研究所的职位。

“很多教职工这么做,把时间按照各种比例分配到行业和学术上,”泽特尔莫耶说。“公司的工资高出太多了,人们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他们真的在乎学者身份。”

新华金融客户端:权威财讯尽在“掌握”,扫码或长按二维码下载

新华金融客户端二维码

[责任编辑: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