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欲摆脱供应链依赖 对中国产业影响几何?

新华财经伦敦6月11日电(记者杨晓静)在新冠疫情和“脱欧”可能导致供应链大调整之际,英国政府正在制定所谓“保卫工程”(Project Defend),旨在摆脱对中国等主要进口国的依赖,实现关键商品进口多元化。专家认为,该计划涉及医疗产品和战略性领域两部分,疫情期间各国寻求提升医疗物资的供给能力可以理解,但不可夸大疫情对整体供应链的影响。

什么是“保卫工程”?

这项计划最早由英国《泰晤士报》5月22日揭露。据报道,英国首相约翰逊已下令起草代号为“保卫工程”的内部计划,要求相关部门对英国经济关键领域的薄弱环节进行梳理,结束英国在医疗用品及其他战略性领域对中国等主要进口国的依赖。

从目标内容看,“保卫工程”主要有两大任务,一是医疗领域,当前阶段评估英国在药品、防护用品等疫情应对基本物资的供给能力,后期政府可能介入支持制药等关键制造企业回流,提升国家抗风险能力;二是其他战略性领域,研究相关供应链的抗风险能力,降低对海外零部件进口的依赖度。

从组织架构看,“保卫工程”作为英国“后疫情”经济规划的组成部分,由内阁中地位仅次于首相的外交大臣拉布牵头,已成立两个跨部门工作组。英国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称,其中一个工作组侧重评估相关领域的抗风险能力及未来可能出现的重大风险;另一工作组侧重研究政府如何支持这些领域。

消息人士称,英国已将供应链安全视为国家安全利益。政府已与企业、贸易机构就英国供应链的抗风险能力及多元化进行沟通,重点是如何降低对任何一国或地区的依赖。

英国政府表示,新冠疫情证明,灵活的供应链对于确保基本物资持续流通、保持全球贸易顺畅至关重要;这就是政府正在研究可采取哪些措施确保供应链多元化,避免未来危机中面临物资短缺的原因。

谁在鼓吹中英“脱钩”?

总体而言,由于经济高度开放、崇尚自由贸易的特点,英国对华态度长期保持理性。尽管受英美特殊关系牵制,英国仍在亚投行等方面率先支持中国,在华为问题上也未跟随美国。然而,近年来,尤其是新冠疫情暴发后,英国内阁、议会及学界的反华调门都有所提高,成为鼓吹英国与中国产业链“脱钩”的主要力量。

在英国内阁成员中,对中国持怀疑态度的主要包括内阁办公厅大臣戈夫、内政大臣帕特尔、国防大臣华莱士和议会下院领袖里斯-莫格。戈夫近日在议会表示,在英国寻求与美国、日本等国签署新的贸易协议之际,他认为英国“脱欧”和新冠疫情总体上将导致部分制造业回流英国。他说,由于新冠疫情及其他技术性变化,已经看到回流现象以及提升国家抗风险能力的重要性。

在英国议会中,包括执政党保守党内部也有不少反华人士,主要以议会下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德哈特(Tom Tugendhat)为首。图根德哈特属反华鹰派,曾在英国媒体上发表一系列文章,呼吁政府就中国疫情应对展开调查,还参照强硬“脱欧派”的“欧洲研究集团”(ERG)组建了“中国研究集团”(CRG),妄称要推动对中国崛起所引发问题的新思考。他称,英国减少自中国进口是正确的,这关乎英国如何与其他国家开展合作。

疫情暴发后,英国学界的反华声音也渐高,其中尤以右翼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为代表。该协会是当前英国对华“索赔论”和“脱钩论”的积极煽动者,曾极力鼓动英政府禁止华为参与5G建设。新冠疫情暴发后,该协会已连续发布两份对华态度极为强硬的报告,5月中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五眼联盟”成员(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对于中国831个独立进口类别商品存在依赖,其中260个类别涉及国家基础设施。

对中国产业影响几何?

10日,在议会下院回答对华长期战略的问题时,约翰逊重申了对华立场。他表示,其“个人宽泛立场”是,在贸易、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必须继续与中国“这个正在崛起的伟大国家合作”。据悉,英国政府很快将宣布疫情后经济重振计划,包括支持英格兰中部、北部制造业发展等,可能涉及“保卫工程”相关内容。

从贸易战略看,当前英国重点仍是推进与欧盟、美国的贸易谈判,但亚洲也将成为英国“脱欧”后的贸易重点扩展地区。借助与日本的自贸协定更新,英国正寻求参与“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谈判,致力于成为东盟对话国扩大与东南亚地区的合作,并探索与印度达成自贸协定的可能性。

英国工商界对摆脱供应链依赖不完全认同。英国制造商协会(Make UK)发言人5月下旬表示,大多数制造商已在考虑增强供应链的抗风险能力,但生产回流只是选项之一,供应商数量及地点多样化、技术投资及区域生产的整合也是讨论的选项。尽管扩大本地制造业规模、增强供应链抗风险能力非常受欢迎,但制造商仍需要在全球贸易体系中运营,某些产品的自给自足从可行性和经济性上看都不现实,而且还需优先进入关键出口市场,实现大规模生产。

从进口结构分析,“保卫工程”涉及我国的产业并不多。据英方统计,中国是英国第四大进口国,2018年进口额为447亿英镑(1英镑约合1.28美元)。其中,电信及录音设备为进口额最高的商品,达64亿英镑,占英国自中国进口货物总额的近15%,其他主要进口商品包括塑料制品等杂货、办公设备、电气机械及设备、纺织服装等。由于“保卫工程”主要涉及医疗和战略性领域,因而中国进口产品的目标领域主要是医疗用品和电信设备。

据悉,英国化工行业正与政府讨论将部分仿制药制造迁回英国,以减少英国对印度和中国活性药物成分的依赖。在电信等所谓涉及国家安全领域,英国政府正与其他国家合作,开发替代华为等公司的技术和产品。但沃达丰英国公司首席技术官斯科特.佩蒂指出,如果移动运营商被迫更换现有设备,英国就会丧失在5G领域的领跑地位。

英国牛津大学教授、技术与管理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傅晓岚指出,在新技术革命、中美贸易摩擦、新冠疫情三重叠加冲击下,全球价值链逐步演化为“三足鼎立”格局,美国、欧洲和亚洲三大价值链的区域属性逐步放大,区域内构建闭合完整的价值链体系的诉求愈发强烈,区域化将在未来一段时间成为国际经济发展的主要方向。

她认为,在当前疫情阶段,防护用品等医疗物资供应责任重大,各国愿意各自承担反而更好,但就疫情对供应链的影响不能有夸大误判。

编辑:王春霞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