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美国政府大规模刺激计划的意与争

新华财经北京3月26日电  美国参议院于当地时间25日投票通过大规模经济刺激法案,接下来经济刺激法案将提交至众议院代表。两日来有关美国政府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面临决定期,虽然存有争论,但最终通过的前景较为明朗。面对疫情的特殊性,党派将最终以维护美国整体经济利益为重,分歧争论或与多方面因素有关,而美国经济战略利益总基调将是结果的立足所在。

关于美国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美国白宫同意允许对新冠病毒贷款计划的监管,这也是参议院2万亿美元新冠病毒应对计划的核心,并且白宫同意采取措施解决民主党的主要关切。两院皆投票通过后,再提交给美国总统特朗普签字使其成为立法。

该项协议计划向许多美国人提供1200美元支票,并为小型企业提供3670亿美元,向客运航空公司提供500亿美元,向货运航空公司提供80亿美元,以及针对“那些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公司”提供170亿美元援助。美国参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谢尔比表示,刺激方案还包含3400亿美元的紧急补充资金。虽然刺激计划的具体细节尚未公布,但一揽子方案中包括向企业、各州和市提供数十亿美元的援助;向大多数美国人发放支票,为小企业提供贷款和援助,以维持它们的工资发放,扩大失业保险,延迟纳税等一系列措施。面对美国此项事宜的争论与分歧,这使人不得不思考几个深层结构与机制特性,透过现象看本质的风险识别在当前格外重要与必要,基础与核心问题的深入比较十分重要。

1、基础面理由——信心与结构。

当下美国就是救信心和稳信心,这是由美国国情特色决定的。首先美国经济效应产生国民收入并不是问题所在,而社会结构与需求保护才是真谛。美联储一系列措施中包括对居民个人和小企业直接发放现金,这是针对美国国民收入与配比结构的有效实施。美国2019年GDP总量将会达到21.34万亿美元,而人均GDP6.5万美元,美国收入高水平显而易见。2015年数据显示,美国居民股票投资比重为29%,近10年多美股高涨势头达到350%之上,居民投资比例不断上升。而美国股市投资具有特色,美国工薪族投入退休储蓄中资金大部分被投往股票市场,专业基金等专门管理与运作个人股票基金,所以在美国炒股不流行,但股票投资却是工薪族的常规投资方式。美国股票市场虽然是富人游戏场所,10%最富有的人占据80%的股市市值,但是股市也是中产阶级和低收入者的偏好。根据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收入最低的20%家庭拥有股票的家庭占11.4%;收入较低20%家庭拥有股票的家庭占26.4%;中等收入20%家庭拥有股票的家庭占49.7%;较高收入20%家庭拥有股票的家庭占69.5%;收入最高20%家庭拥有股票的家庭占87.3%,其中收入最高10%家庭拥有股票的家庭高达93%。美国独特的家庭资产投资模式是决定美联储救市现金发放的现实基础,股票暴跌的配套救市具有标的内涵,这种救助的稳定与维护投资信心含义精准。尤其是美股投资是专业机构丰富经验掌控,信心可控的技术与心理因素是美国个性。因此,投资倾向在美国个人资产配比使得41%的美国家庭拥有不到2000美元流动性储蓄,四分之一家庭流动性储蓄不到400美元,这是美国独特的投资模式形成的特有国情,也是美联储以及美国政府救助的要点与基础。

2、体制面观察——舆论与争论。

目前美国参众两院基于两党主导局面不同,今年尤为大选之关键时期,意见分析与争论之间的未来选举意志与表现至关重要。现执政的共和党以保经济和社会安逸为主,竭尽全力控制局面是必然。民主党面临选举竞争改变之争方针清晰,救市与竞选之间权衡意见力图干扰执政的策略,尤其显示自我主张的姿态为主。两者之间目标一致,但利益与竞争产生分歧在所难免,非常的疫情、非常的选举、非常的经济环境,无可非议的美国利益。美国救市舆论很高涨,美国政府顺势而为不断出手,但此项政府刺激经济计划产生争论,这表面看似疫情判断分歧,实则党派竞争格局诉求。目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共和党把持的参议院背景的刺激方案具有保稳和竞选筹码的需要。现实经济问题和突发因素处理不当将直接威胁今年大选的得分与前景。相反民主党优势的众议院对参议院提案的争论之间具有潜在大选竞争之意,偏向疫情处理的分歧与见地表明各党利益诉求的差异与侧重在情理之中。毕竟美国政治体制、经济体系、货币机制协同、统一意向是清晰透明的,进而舆论导向与争论问题的政治利益是焦点之一。但面对美国国家利益归宿党派之争或政策纠纷乃至意见分歧最终将以国家战略宗旨为本,最后该计划被通过基本无悬念,细节或有调整,但应对疫情如此特殊时期,党派之争最终顺应形势的妥协、协商也将位于主导局势。

3、前景面预料——可控与失控。

美国乃至全球疫情突发与扩散的严重性所料不及,对经济打击在所难免,甚至超乎寻常。然而,透过现象看本质,美国经济强大,其特有的新经济周期的参考理论和政策方针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美国各级机构极端行情的操手和政策措施的对应显得异乎寻常,并且极端极致。这似乎使市场失控的压力加大,疫情扩散恐慌、预期衰退恐慌、价格暴跌恐慌等等叠加政策连续、密集、非理异常,进而直接搅动市场VIX恐慌指数达到90点历史罕见,失控表象极其严重。然而,经济数据显示结果尚不足以表明其经济极致衰退概率:去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长初值2.1%、综合PMI指数40.5,制造业PMI指数49.2,服务业PMI指数39.1,看似不良之间突发打击较大,但比较欧元区同期相同指标31.4、44.8、28.4而言的优势依旧,经济变数的周期因素搅扰依然具有不确定。目前预期纠结上半年偏重,预计下半年逐渐反弹相对稳定,美国可控局面十分得当有效。其中美联储手段最多,救市救急的方式与路径十分充足,美元资质与特性是关键支撑与保驾。特别是周一美股带动全球股市收盘一片飘红,这足以表明疫情恐慌叠加技术运作的深度修正与调整极有方略与规划,并非是恐慌性失控。尤其股市熔断机制的反复不仅仅说明股市恶化性,更说明机制可控性。

当前事态与未来预期需要深入是重点,经济基础与现实数据变化的跟踪观察是必须,但保持理性和审慎评估异常重要,这涉及自身安全与发展选择。我国目前与国际市场比较的汇差、利差套利空间与舆论导向预期较为复杂,尤其股票市场北向资金的涌动对我国股市搅扰很大,值得高度关注风险比较与差异,审慎评估预期与前景,合理把控自身特性与需求,外部风险转移内部的压力值得重视,自我完善和良性循环是重要阶段。中国经济长期向好与短期压力较大必须寻求针对性改革、改变与突破。目前复工复产是重点,消费将随着产能与收入而行,消费券可能引起盲目消费的后患,叠加疫情的财政投入必须审慎财政平衡。(作者为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独立经济学家谭雅玲) 

编辑:王姝睿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抗击疫情 金融业在行动

抗击疫情 金融业在行动

[责任编辑: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