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短期略微好转 欧美央行货币政策进入观望期

经济参考报2019年12月11日10:26分类:美国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和欧洲央行本周陆续召开货币政策会议,市场普遍预计维持利率不变。随着近期经济下行风险减缓,加之美欧央行此前均采取了加大宽松力度的货币政策,分析人士称,明年政策观望、甚至转向的可能性加大。

美逃离短期衰退风险

美联储在10日召开为期两天的货币政策会议。由于今年已实施3次降息,分析人士普遍预期此次将维持利率不变。

分析师指出,在美国股市屡创新高、收益率曲线回归正常以及近期数据显示不存在衰退风险的情况下,美联储没有理由表现得过于鸽派。

贝莱德全球的报告显示,考虑到美国数据的表现,美联储可能在长期内,甚至在2020年全年都在其利率政策上按兵不动。从11月就业数据来看,劳动力市场保持稳定,就业人数的净增长可以持续很长时间,不需要过分担心经济出现任何实质的减速。

凯投宏观首席美国经济学家艾什沃斯表示,美联储可能将于11日会议结束后发表一些言论,包括“政策可能是适当的”和“我们不需要进行实质性的重新评估”等。他还指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可能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保持积极态度。

“除了疲弱的供应管理协会调查之外,其他数据都表现得相当不错。预计美国第四季度的GDP增长约为1.4%,就业增长仍然非常稳定。”他说。

彭博社调查的结果显示,美联储官员将不会让2020年总统大选影响他们的货币政策,并将在未来两年保持利率不变。

在12月2日至4日对29位经济学家进行的调查中,受访者放弃了他们之前关于2020年降息的预期。预测中值表明,到2021年底,美国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将保持在1.5%至短期1.75%的水平。

罗斯福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李向阳认为,当前美联储仍然具备实行量化宽松政策的能力,美国经济衰退风险短期内较低。尽管近期美国国债出现收益率倒挂现象,但现在美国通胀率很低,这一点与以前不同。

美国投资管理公司联博集团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纪沫说:“美国经济不会陷入衰退,但确实会开始进入增长疲弱期。”纪沫认为,明年美国股市、美元汇率和美国债市的走向会出现分化,美元和美股将在出现大顶之后向下,而美债价格将保持强势。

摩根大通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全球经济研究部门负责人布鲁斯·卡斯曼预测,明年美国货币政策将发生变化,美元下行压力将增大,其中部分原因是随着全球经济增速出现反弹,投资者风险偏好上升,资本可能从美国流出。

欧洲再宽松门槛变高

欧洲央行将于12日举行货币政策会议。面对越来越多针对负利率的抱怨,首次主持会议的央行行长拉加德预计会后将宣布维持利率不变。

在此次会议上,拉加德预计会重申在当前经济环境下采取宽松立场的重要性,呼吁欧元区各国政府通过财政政策来支持欧洲央行的行动。

近期一份对经济学家的调查显示,欧洲央行已经结束降息周期,尽管经济增长仍面临持续下行风险。经济学家预测,欧洲央行委员会将在明年9月调整其政策指引。目前,它承诺利率将维持在当前或“更低”水平,直至通胀稳定地回到目标。随着官员们越来越担心负利率的影响,大多数受访者表示未来两年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将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经济学家预计,欧洲央行的下一步行动将是加息,时间节点在2022年第一季度。

欧洲央行副行长德金多斯此前称,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的副作用正变得越来越明显,他承诺将更密切地监控任何不利的后果。

巴克莱银行近期报告则显示,未来一年,欧洲央行进一步放松政策的门槛很高。预计核心通胀率呈现温和复苏趋势,2020年将从2019年的1.0%上升至1.2%,2021年上升至1.3%。

欧洲央行9月下调存款利率至纪录低位-0.5%。虽然银行业抱怨超低央行利率损及获利,并可能阻碍信贷流入经济领域,但有市场人士认为,存款利率存在明年进一步调降的空间。

外媒引述瑞典北欧斯安银行报告称,虽然财政政策可能在支持通胀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欧洲央行明年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大门仍然没有关闭。

贸易争端持续施压

尽管美欧央行双双停下宽松货币脚步,但目前来看,以贸易局势紧张为代表的风险将持续带来经济下行风险。

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协会(NABE)9日发布的预测显示,今明两年美国经济增速或分别放缓至2.3%和1.8%,而去年为2.9%。其中,贸易政策将是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

调查结果显示,美国经济有望在今明两年持续扩张但增速放缓。其中,今明两年第四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幅预测中值分别为2.1%和1.9%,低于去年同期的2.5%。消费者价格指数(CPI)或在今明两年分别增长1.8%和2%,也不及去年。同时,美联储有望在明年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不变。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美国经济在明年上半年出现衰退的概率较低,仅为21%。但这一概率或在明年底升至43%,并在2021年年中进一步提升至66%。有71%的经济学家认为,明年美国经济将面临下行风险。有一半经济学家认为,贸易政策将是最大下行风险;有10%认为最大风险来自全球经济放缓。

该协会主席康斯坦斯·亨特认为,明年美国住房市场有望出现好转,但商业投资和消费者支出增长或放缓,同时贸易逆差和联邦预算将有所扩大。

受贸易局势持续紧张影响,欧元区贸易波动对该区域经济下行构成主要风险。

德国联邦统计局9日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经季节性调整后,德国10月商品出口总额环比增长1.2%,同比增长1.9%。

尽管德国出口情况近两个月“意外”好转,但德国工商大会认为,受全球贸易紧张局势等因素影响,德国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和负担。

德国经济顾问委员会11月在向德国政府提交的年度经济评估报告中表示,受国际贸易争端和英国“脱欧”等因素影响,该机构将2019年德国经济增长预期从去年11月预测的1.5%下调至0.5%。(记者 闫磊 刘亚南)

抗击疫情 金融业在行动

抗击疫情 金融业在行动

[责任编辑:韩延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