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拉吉的“遗产”与拉加德的挑战

经济参考报2019年11月04日09:54分类:欧洲其他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总裁,11月1日起出任欧洲中央银行行长。”欧洲央行11月1日在其官网发布了这则短消息,标志着现年63岁的法国“铁娘子”正式接替72岁的意大利人德拉吉,开始执掌欧洲央行,任期8年。

或许是巧合,8年前,出任IMF总裁不久的拉加德曾在法兰克福老歌剧院见证德拉吉从特里谢手中接过象征欧洲央行理事会权力的铃铛。当时,德拉吉与拉加德履新后面临的共同挑战就是应对欧洲主权债务危机。

结果是,由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IMF组成的“三驾马车”通过向希腊、爱尔兰、葡萄牙等国提供救助,避免了主权债务违约和欧元区分裂,同时以“紧缩改革换救助”持续敦促重债国削减赤字并进行结构性改革,最终使危机得以平息,欧元区经济从2013年开始复苏。

处置欧债危机无疑是德拉吉8年任期内的最主要成就之一。特别是2012年7月,一句“不惜一切代价救欧元”也成了德拉吉最为人所知的“名言”。“不惜一切”反映了欧洲央行捍卫欧洲单一货币的决心,也给处于信任危机中的欧元区注入了信心。

对欧元和欧洲一体化的坚定信心,或许是德拉吉留给欧元区最重要的“遗产”。

不同于其他主要国家央行,欧洲央行成立仅20年,作为非单一主权国家央行,无现成的发展路径可循,而需伴随欧元的发展和欧洲一体化进程不断探索。

在处置危机过程中,德拉吉领导下的欧洲央行参与构建欧元区的“防火墙”,包括永久性的救助机制,银行业联盟等。其中,从2014年11月起,欧洲央行全面承担欧元区银行业单一监管职能,具有里程碑意义。

虽然银行业联盟尚未完成,资本市场联盟还在路上,财政联盟更是遥遥无期,但德拉吉任内为弥补欧元区结构性缺陷所做的努力为后人打下了一定基础。如何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推动,将是拉加德面临的挑战。

就货币政策而言,德拉吉在任内丰富了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包括破天荒地采取了负利率和量化宽松。虽然批评不断,但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得到保持,保持中期价格稳定的政策目标也得到了坚持。欧洲央行副行长德金多斯说,德拉吉通过对货币政策工具的“现代化改造”,使欧洲央行跟上了美联储和英国央行的步伐。

今年9月,欧洲央行进一步下调了欧元区隔夜存款利率至负0.5%,还决定从11月起重启资产购买计划。相当于德拉吉在卸任前又将“放水”的阀门拧大了一圈,摆在拉加德面前的是一个负利率、超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和预期。如何面对更激烈的批评声,如何将习惯了货币宽松的欧元区带回正常轨道,将是拉加德面临的又一大挑战。

面对疲弱增长的欧元区经济,拉加德当前所处的环境虽不如8年前凶险,但更复杂。一方面,全球范围内的贸易摩擦与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前所未有;另一方面,欧元区宽松货币政策的边际效益已锐减,当前亟须财政政策发挥更大作用。如法国总统马克龙所言,欧洲央行已经做到了“不惜一切”,现在是各国政府“不惜一切”的时候了。

然而,这又何其难呢。(沈忠浩)

抗击疫情 金融业在行动

抗击疫情 金融业在行动

[责任编辑:韩延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