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百年大变局之中东图治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9年08月28日18:36分类:亚太其他

新华财经北京8月28日电(记者邵杰)“中东是一块富饶的土地。让我们感到痛心的是,这里迄今仍未摆脱战争和冲突。中东向何处去?这是世界屡屡提及的'中东之问’。少一些冲突和苦难,多一点安宁和尊严,这是中东人民的向往。”

三年多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罗阿拉伯国家联盟总部这番振聋发聩的演讲,既饱含对中东人民苦难经历的同情和关切,更寄托对中东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实现稳定和发展的期待。

中东乱局 祸起西方

1919年开春,来自埃及和叙利亚两地的代表现身巴黎和会,要求西方列强承认两地为独立主权国家,但英法等国此前已就瓜分中东达成协议。西方大国肆意划分势力范围,祸根由此埋下,乱局延续至今。

大国干涉引发对抗,成为中东百年来难以摆脱的厄运。一战后,中东各国人民艰难寻求摆脱殖民统治实现民族独立;二战后,美苏争霸背景下爆发五次中东战争等。冷战结束后,美国企图独霸中东,而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则成为中东各国人民的共同诉求。

当前中东,武装冲突持续不断,恐怖主义肆虐横行,一些域外力量继续争夺在中东的影响力,土耳其、沙特、伊朗、以色列等域内国家群雄并起。中东地缘政治板块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调整和重组,力量博弈、战略对冲、利益交换成为中东政治的基本形态。

中东局势短期内难以稳定原因有三: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虽已溃败,但其他极端组织依然存在,其背后还有一些地区国家和域外大国的支持;战乱导致的难民问题至今没有有效解决;中东诸多旧有问题,包括巴以冲突、教派矛盾、水资源分配和其他恩恩怨怨,也在继续发酵,并可能在特定情况下激化。

大国角力 影响未来

持续多年的叙利亚内战是中东动荡局势的一个缩影,导致人民流离失所、国力耗费严重。其中既有宗教和历史原因,也有政治、经济和腐败等因素,而美国等域外大国的干预更是有目共睹。

美国因素长期影响中东格局。2003年3月20日,美英等国在未获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悍然发动伊拉克战争,不仅没能在中东建立“民主样板”,反而令伊拉克深陷战乱泥潭,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极端组织由此兴起,让地区国家陷入不安全境地。

特朗普政府上任以来,大幅调整美中东政策,一方面提出从叙利亚撤军,试图摆脱中东战乱泥潭;一方面又无视联合国有关决议,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迁往耶路撒冷,承认叙利亚戈兰高地为以色列领土,在经济和核协议问题上极力打压伊朗,进一步搅起地区矛盾冲突,使中东局势增加更多不确定性。

与此同时,俄罗斯于2015年9月开始对叙极端势力进行军事打击,不仅帮助叙政府军扭转了战场不利局面,而且增强了俄在中东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为其进一步嵌入中东、牵制美国创造了条件。

沙特智库知识研究与交流中心研究员穆罕默德·萨迪克认为,虽然中东局势在很大程度上仍取决于美国的行动,但美国在中东的地位和作用正在下降。

平乱图治 渐成共识

今后相当长时期内,中东地区仍将是各方激烈博弈的主战场之一。但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推动下,世界正在经历大变革、大调整,不确定、不稳定因素明显增加。如何平息动乱、恢复和平,进而振兴经济、发展民生,乃至在世界大变局中占据主动,已成为中东各国人民思考的重要命题。

2016年,沙特提出“2030愿景”,旨在通过多种手段促进经济转型和多元发展,减轻对石油经济的依赖。此外,沙特还在文化、宗教等领域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与此同时,阿联酋、卡塔尔、土耳其等也纷纷提出各自发展战略,并在经济、外交等方面表现出越来越强的独立性,不断发出自己的声音。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中东各国把平乱图治的共识化为一致行动,加强团结、搁置分歧,将为实现地区和平与发展的前景增添亮色。

在此背景下,中国所倡导的和平发展、互利共赢原则得到越来越多中东国家的欢迎。从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到同阿盟签署共建“一带一路”行动宣言等合作文件,中国“不找代理人,不搞势力范围,不填补权力真空”,得到越来越多中东国家的认同。中东国家向东看、向中国看已成为地区新趋势。

正如埃及外交事务委员会秘书长希沙姆·齐迈提所说,中国始终致力于成为中东和平的建设者、中东发展的推动者以及中东民心交融的合作伙伴,中国所倡导的互利共赢理念在双方往来中贯穿始终。(参与记者:涂一帆、吴丹妮、施春、王波、刘学)(完)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王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