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降息压力从何而来

经济参考报2019年05月07日09:07分类:美国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在5月1日决定维持利率不变符合市场预期,美国今年一季度3.2%的GDP增速和4月份强劲的非农新增就业数据无疑显示当前美国经济的强劲,但在白宫方面不断施压下,美联储近期无疑还将继续面临降息的压力,直到通胀出现明显回升。

在美联储最近一次议息会议以前,市场对于美联储降息的预期主要是基于美国和世界其他多个主要经济体出现的增速放缓,以及美国上市公司对今年一季度以后业绩增幅预期的下调。

在4月底,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网站美联储利率观察工具显示,到今年12月份,美联储有66.9%的概率下调利率,到2020年1月份,美联储下调利率的可能性为72.1%。

市场对于美联储主要预期为,美联储在今年晚些时候可能降息,在近期并没有强烈的预期。随着美联储宣布维持现有利率不变,并表示现在降息和加息均没有很强的依据,市场对于今年降息的预期随即出现显著下降。5日,美联储利率观察工具显示,美联储在今年12月份降息的概率为47%,在2020年1月份降息的概率为52.3%,市场尚无加息的预期。

这似乎看上去,市场对于美联储降息的压力有了显著减轻,强劲的就业也使美联储维持利率不变有了更加充分的理由。

不过,美联储却面临越来越强的政治压力,被要求采取降息这一手段,为美国经济提供新的刺激。

已经面临连任竞选压力的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30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如果美联储能够把利率下调1%并进行一些量化宽松操作,美国经济将可以有更高的增长率,并减少债务水平。

此前,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也表示,美国经济当前所处的繁荣周期正在加速,而通胀则越来越低,即便按照美联储自己的衡量指标,也有降息的理由。

尽管特朗普在美联储召开议息会议之际通过社交媒体对美联储公开施压并没有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但随后白宫高级官员的类似表态不得不让人为美联储主席捏把汗。

一向较少过问经济问题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在3日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在经济强劲又没有通胀压力的情况下,正是考虑降息的时候,而不仅仅是不再加息。彭斯还认为,在制定货币政策时,美联储应该聚焦于管理通胀单一目标,而非当前的通胀和充分就业双目标。

承担中央银行职能的美联储该如何运作依据的是《联邦储备法》,彭斯抛出的这一观点如果在国会发酵可能对美联储的运行根基产生影响,当然有关法律的修改目前还看不到希望。

在一时难以在美联储内部找到支持者的情况下,特朗普政府加大了直接向美联储施压的力度。

事实上,美联储内部已经出现主张放松当前货币政策的声音。芝加哥联储银行行长查尔斯·埃文斯3日表示,如果美国经济走软,美联储或需要降息,并把通胀目标上调至2%以上;而圣路易斯联储银行行长詹姆斯·布拉德当日则表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现在略紧,通胀的低水平令人感觉不适,可能需要重新考虑货币政策。

当前,美国经济增长保持强劲,失业率更是达到了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通胀却显得疲软,这一令人费解的现象甚至让人怀疑大好形势的真实性。促成一季度美国经济高增长的国际贸易、库存和物价指数等因素可能在二季度褪去,经济增长届时可能露出疲弱的真面孔。

如果几个月后美国核心通胀出现明显回升,美联储降息的压力将得到大大缓解;反之,美联储认为的过渡性紧缩因素并没有消失,美联储可能不得不迫于提高通胀水平或通胀预期的目的而降息。

中长期而言,通胀难以达到2%的目标有长期低利率和人口等方面的因素,但对美国经济而言绝非福音。(刘亚南)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