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央行扩大货币刺激救经济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9年03月08日09:58分类:欧洲其他

中国金融信息网讯(记者沈忠浩)外贸疲软、投资减弱、工业产出下滑……近期的一系列经济数据均反映欧元区经济正在失速。在此背景下,欧洲中央银行7日动用多种政策工具扩大货币宽松力度,超出市场预期。

分析人士认为,欧洲央行推迟加息预期并推出新一轮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反映其对欧元区增长失速导致核心通胀回升乏力的担忧加深。

欧元区经济失速

2018年下半年以来,欧元区各工业部门和多数主要经济体均出现产出下滑。同时,商业投资减弱,净出口下滑明显。去年第四季度欧元区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增长0.2%,处于4年来最低水平;同比增长1.1%,较上季度下滑。

从成员国来看,主要经济体“哑火”令欧元区失去了重要的增长引擎。去年四季度德国GDP环比增长停滞,鉴于上一季度环比萎缩0.2%,德国经济濒临技术性衰退。去年最后两个季度连续环比萎缩0.1%的意大利经济则已出现衰退。

从经济部门来看,欧元区去年货物净出口萎缩17%,去年下半年有4个月工业产出环比下滑。得益于就业和居民收入保持增长,欧元区私人消费基本保持稳定,但消费者信心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趋于下行。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此前曾表示,去年欧元区增长放缓与一些“临时因素”有关,包括欧盟执行新的汽车尾气排放测试规程对欧洲汽车业造成显著影响。

然而,当这些“临时因素”的影响逐渐褪去,欧洲央行发现欧元区的增长势头持续弱于预期。

德拉吉在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有迹象显示欧元区内部抑制增长的特殊因素开始减退,但疲软的经济数据表明今年欧元区经济扩张的速度将大幅放缓。与地缘政治因素、保护主义威胁和新兴市场脆弱性相关的持续的不确定性对欧元区经济造成影响,欧元区核心通胀水平受到抑制。

当天,欧洲央行大幅下调今年欧元区经济增长预期0.6个百分点至1.1%,2020年和2021年预计分别增长1.6%和1.5%;同时下调2019年、2020年和2021年欧元区通胀预期分别至1.2%、1.5%和1.6%。

IHS 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威廉松认为,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地缘政治紧张加剧、贸易摩擦、英国“脱欧”和财政紧缩等对欧元区商业活动的影响进一步加剧。欧元区制造业特别脆弱,反映在新订单加速下滑和产能过剩的迹象。

欧洲央行抢打“组合拳”

经济前景恶化是明确的,意味着欧元区中期通胀回升至政策目标需要更长时间,与其事后反应不如提前行动。德拉吉的该说法一定程度解释了欧洲央行在3月就采取行动的动机。不过,超出市场预期的“鸽派”措施令欧元对美元汇率跳水,跌破1.12关口,一度跌至2017年6月以来最低。

具体来看,欧洲央行此次决定修改去年6月开始使用的针对关键利率的“增强版前瞻性指引”,推迟不加息预期从“2019年夏天前”至“2019年底前”。

分析人士指出,鉴于德拉吉今年10月底任满,加息的任务将留给他的继任者。事实上,市场此前已预期欧洲央行年内加息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柏林德国经济研究所(DIW)经济学家Marcel Fratzscher认为,欧洲央行首次加息恐怕要等到2020年底。

相比引导加息预期,欧洲央行采取的更直接的行动是给欧元区银行提供额外流动性,避免借贷紧缩。

欧洲央行宣布从今年9月开始实施第三轮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III),持续至2021年3月,旨在维持欧元区银行有利的借贷条件,并促进欧元区货币政策传导。

欧洲央行曾于2014年和2016年启动过两轮类似的操作,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的银行从中受益较大。德拉吉说,新一轮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将使欧元区银行以优于市场的条件获得流动性。

此外,欧洲央行还重申,去年12月结束净资产购买计划之后实施的再投资计划,将至少持续到未来首次加息以后。

分析人士指出,在不重启QE的情况下,欧洲央行仍有政策空间维持和扩大货币宽松力度,增强欧元区的抗风险能力。然而,欧元区经济能否重拾增长动能,取决于全球经济和贸易形势的变化,以及欧元区内部一系列不确定因素的发展,比如英国“脱欧”。

德拉吉呼吁,除货币政策外,其他政策领域必须为提高欧元区长期增长潜力、减少经济脆弱性做出更多决定性贡献,包括加强结构性改革,减少结构性失业,提高欧元区生产力,实施更加有利于增长的财政政策等。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