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迫使英国汽车行业加速转型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9年03月05日10:07分类:英国

中国金融信息网讯(记者孙晓玲 杨海若)2019年以来,来自车企的连续打击使得面临“脱欧”前景不明的英国汽车行业“雪上加霜”。分析认为,在“脱欧”导致的贸易协定不确定和行业自身面临洗牌调整的双重压力下,英国汽车行业不得不尽快踏上一条转型升级的艰难之路。

关厂、停产、裁员 英国车企“寒冬”已至?

2月19日,日本本田公司宣布,将于2021年关闭其在英国南部城市斯温登的汽车制造工厂,该工厂目前每年生产15万辆汽车,聘用员工约3500人。本田汽车欧洲公司总裁井上胜志表示:“鉴于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变化,加快电气化战略并重组全球业务势在必行,所以不得不做出这一艰难的决定。”

而就在此前两周,日本尼桑公司宣布,停止在英国中部城市桑德兰工厂生产新一代X-Trail车型的计划,此后该车型将完全在日本制造。日产公司欧洲区总裁詹卢卡·德菲基说:“虽然我们作出这个决定是出于商业原因,但英国与欧盟未来关系的持续不确定性使公司难以进行未来规划。”

不但海外车企关厂、停产,本土车企的裁员消息也令人惊心。2019年新年伊始,英国汽车制造商捷豹路虎1月10日宣布,受柴油车销售下滑、英国“脱欧”不确定性以及海外市场汽车销量下降等影响,公司将裁减4500名员工,以推动公司战略转型。同时,公司宣布为提升战略运营效率,计划在未来18个月内削减25亿英镑开支,以改善现金流。

其实,英国汽车行业“寒冬”并非从2019年才开始。据英国汽车制造商与经销商协会(SMMT)数据显示,受“脱欧”不确定性影响,2018年英国汽车投资同比下滑近50%,总投资额仅为5.886亿英镑。汽车产量同比下降超过9%,全年生产汽车约151万辆。

但2019年以来,情况显然更加严重。2019年1月英国汽车产量同比大幅下降18.2%至12.06万辆,这是英国汽车产量连续第8个月下滑。此外,英国国内和海外市场需求均出现下滑,其中海外市场下滑尤为明显,导致英国汽车出口量同比下降21.4%至约9.38万辆。

此次本田宣布关闭工厂的产量占英国全年汽车总产量的十分之一,无疑又给已经每况愈下的英国汽车行业一记重创。这是自英国决定“脱欧”以来,第一次有大型汽车企业宣布关厂。

三十年前,本田在英国的投资被视为玛格丽特·撒切尔政府工业战略的高光时刻。当时英国正经历从造船厂到钢铁厂的工业停滞十年,本田、日产和丰田等日本车企的进入,为缺乏动能的英国经济注入了新的活力。日产的桑德兰工厂一度成为欧洲最具生产力的汽车工厂,超过北美所有竞争对手。而此次本田关闭工厂,可能也意味着一个时代的落幕。

英国沃里克商学院战略管理教授克里斯蒂安·施塔德勒认为,本田宣布关闭在英工厂很可能是英国汽车行业压力累计后的“爆发点”,这说明“脱欧”后的英国“对国际汽车公司来说,开始看起来不那么吸引人。”英国商务、能源与产业战略大臣格雷格·克拉克也表示,本田的决定虽是应对市场变化所做出的商业决策,但对斯温登和英国都将产生负面影响。“对于工厂员工、他们的家人以及供应链中的所有员工打击尤为严重。”

“脱欧”前途未卜 汽车行业首当其冲

自2016年英国决定“脱欧”以来,已经过去两年多的时间。可在眼下距离3月29日的“脱欧”期限只有20余天的情况下,英国与欧盟仍未达成正式的“脱欧”协议,这使得“无协议脱欧”的风险陡然加大。 

数据显示,汽车行业是英国经济的重要部分之一,每年营业额约为820亿英镑并有202亿英镑的附加值。超过30家制造商在英国生产超过70种车型。此外还拥有约2500家零部件供应商。有18.6万人直接从事汽车制造,85.6万人工作于广泛的汽车行业。

但据统计,该行业对经济的真实贡献还要大得多,达到2020亿英镑。仅新车零售就业就约有20万人,而英国汽车金融公司则雇用超过4.5万人,每年的经济贡献为125亿英镑。此外,车辆燃料行业支持了4万个工作岗位,另有34.7万个岗位用于车辆维修和维修。

ISI Evercore驻伦敦分析师师阿恩特·埃林霍斯特认为,尽管英国目前是欧洲最具盈利能力的汽车市场,但这一局面或将在脱欧后终结。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英国车企表示正在执行应急计划,超过十分之一的公司将海外业务迁移到海外,同样有超过十分之一的公司已经减少了员工人数。

英国汽车行业成为受“脱欧”影响最大的行业,与其自身特点密切相关:

首先是关税上升会导致竞争力下降。英国汽车业为出口导向型行业,2018年出口量达123万辆,占总产量的81.5%,其中出口到欧盟国家的汽车又占到总出口量的52.6%。

英国“脱欧”以前,关税同盟使英国与欧盟各国之间的汽车进出口实行零关税政策,一旦出现“无协议脱欧”,欧盟对整车的关税将恢复到10%,零部件关税将为2.5%-4%,对英国汽车行业而言将是致命打击。

英国是欧洲第二大汽车购买者和第四大制造商。业内估计,来自欧盟的关税将使汽车进口费用增加27亿英镑,出口费用增加18亿英镑。鉴于当前汽车制造业利润已经很低,额外的关税可能意味着将成本传递给消费者。如果汽车品牌及其销售网络无法消化掉进口关税的上涨,在英国销售的欧盟产汽车将平均涨价1500英镑。

此外,“无协议脱欧”不仅将立刻终止英国作为欧洲关税同盟成员的身份,欧盟对外签订的现有40项自贸协定也将无法适用,这些协议覆盖全球70个国家。而到目前为止,英国仅复制了欧盟40项自贸协定中的6个,其中涉及到汽车产业的仅有与以色列及瑞士签订的协议。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英国贸易部长利亚姆·福克斯已经在2月21日表示,英国无法在3月29日正式“脱欧”日期到来之前与日本达成复制欧盟方式的贸易协议。根据此前2月1日生效的欧盟与日本的经济合作协议,在7年的过渡期内,欧盟将取消对日本进口汽车征收10%的关税和大多数汽车零部件的3%关税。鉴于日本的许多汽车制造商都是以英国为基地为欧盟市场服务,现在的贸易协议达成情况无疑使在英日本车企地位尴尬。

二是通关延迟导致效率降低。长久以来,英国汽车制造业依靠从欧盟进口零部件,并向欧盟及其他国家出售整车的方式,提振了其汽车制造行业。包括捷豹路虎、日产等车企在英国具有整车制造能力,但都需要从欧盟进口零部件。目前,大多数工厂采用低库存的“准时制”生产方式,如果港口、高速公路堵塞或通关繁琐、关卡过多、时间过长,都意味着延迟交付,整个行业将难以高效运作。最坏的情况下,装配线可能停产。

不在英国生产汽车,但在英国生产130万台发动机的福特汽车表示,“无协议脱欧”的花费可能高达10亿美元。而通关延迟和关税可能会使其位于德国、土耳其、美国及其他地区的车辆无法及时装配发动机。

路虎、本田、宝马的mini和劳斯莱斯已经表示,一旦出现“无协议脱欧”,将在4月停产一周至一个月。停产意味着将对整个零配件供应链产生影响。而这些品牌出口汽车数量加起已经超过英国汽车出口占比的55%。

三是人才不足限制行业发展。据行业协会调查,英国汽车行业约有10%的雇员来自欧盟其他国家,英国目前在汽车领域仍然有5000多个职位空缺尚待填补。一旦失去在欧洲范围内自由流动劳动力,对于英国先进制造业而言,便意味着缺乏合格的科学家,工程师和技术人员,对行业发展也构成压力。

尽管“无协议脱欧”不一定出现,但“脱欧”拖到现在,无论最后是达成协议“脱欧”还是“无协议脱欧”,其带来不确定性已经成为悬于英国汽车行业上空的利剑,使车企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英国跑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表示,公司已经花费了3000万英镑用以准备可能出现的“无协议脱欧”,其中包括储存更多的零部件和为应对港口拥堵准备的分批次航空运输。该公司CEO安迪·帕尔默表示:“我只想代表大多数人说一句,无论什么结果,我们只想要确定性。”

汽车行业转型升级势在必行

鉴于“脱欧”可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英国汽车制造商与经销商协会(SMMT)已经敦促政府称,无障碍进入欧盟市场和完全的监管融合是英国汽车行业成功的基础。但在“脱欧”大框架都未达成共识的情况下,英国政府现阶段能对汽车行业实行的保护显然有限。

也必须认识的是,“脱欧”带来的变化,绝非改变企业决策的唯一因素。一方面,汽车制造商不可能突然停止多年来制定的计划,比如日本的丰田汽车刚刚开始在其英国工厂生产新款卡罗拉。

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是,在全球经济放缓、柴油车需求大幅下降的大背景下,就正对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进行昂贵投资的汽车行业而言,“脱欧”只是一个必须要做出“决绝”选择的关键时间点。

以本田为例,有分析人士指出,尽管有英国“脱欧”的因素,本田此举主要还是因为在欧洲市场表现不佳。根据欧洲汽车制造商协会数据,2018年本田在欧洲地区销量仅为约13万辆,所占市场份额0.8%,和丰田的逾73万辆、日产的逾47万辆相比差距甚远。市场份额连续多年不足1%,让是否撤出欧洲成为本田必须面对的问题。随着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增强,关厂再次被提上议事日程。从某种意义上说,英国“脱欧”只是帮本田下了关厂的决心。

从更广的视角看,全球汽车业正经历深刻变革,传统车辆到电动车辆的转变比预期要快,加速战略转型和升级已经势在必行。汽车产业将朝着自动驾驶和电动化方向发展,本田关闭英国工厂也是顺应汽车产业发展方向的主动战略调整。

分析认为,英国应该尽早意识到汽车行业的步伐,否则将面临更多工厂关闭和更多失业的风险。SMMT首席执行官迈克·哈维斯指出,“本田所面临的挑战并非独一无二。全球汽车行业正面临着根本性的变化:技术,商业和环境,以及不断升级的贸易紧张局面,所有制造商都面临着艰难的决策。英国应该站在这些变革的最前沿,支持其竞争力和创新,而不是必须将资源集中在避免灾难性的‘无协议脱欧’的需要上。”

所以,“脱欧”只是赶上了一个坏的时间点,迫使英国汽车行业下定决心转型升级。1月10日,捷豹路虎在宣布裁员和节流的同时,表示要投资数亿英镑用于电动汽车制造,并在英国生产下一代电动驱动装置。公司首席执行官拉尔夫·斯佩思表示:“面对多重地缘政治、监管中断以及汽车行业面临的技术挑战,我们正在采取果断行动,帮助实现长期增长。” 

目前来看,英国汽车行业仍然有其独有的优势。比如其汽车设计领域仍然在全球领先,在发动机技术和系统方面,英国也有着领先的制造能力。

电动汽车公司UNITI的首席执行官路易斯·霍恩表示,英国仍有机会领导电动汽车领域。他表示,英国是轻型复合材料制造所需劳动力的“唯一去处”,并正在考虑在英国建立一个基地。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