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承压 欧美央行政策或趋宽松

经济参考报2019年03月05日08:47分类:欧洲其他

欧美央行本周将相继向公众传达对经济形势的评估,市场预计鉴于当前经济数据走弱和担忧情绪上升,货币政策当局将酝酿政策调整,欧洲央行可能计划推出延展提供流动性的工具,美联储则对通胀目标进行调整。

意大利“双重承压”隐患犹存

多项数据表明,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的经济风险依旧,2019年仍将是欧元区一大隐患。

据彭博社报道,当前意大利经济正承受内外双重压力。一方面,这个出口导向型国家正面临外部需求放缓;另一方面,国内联合政府预算实施充满挑战。

意大利官方统计机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该国1月份失业率小幅攀升,2018年经济增长率从前一年的1.6%下滑至0.9%。机构IG的分析师朗哥表示,尽管意大利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下降明显,但内外压力下市场难言平稳。

欧盟委员会日前发布对欧盟成员国经济和社会状况的年度评估报告,指出当前意大利政府预算恶化,改革进程停滞,将对生产力、GDP增速及公共财政可持续性产生负面影响,其经济发展前景不容乐观。

报告还指出,意大利高企的公共债务和长期疲软的生产率已经对其欧盟邻国构成跨境风险,并给意大利经济定性为“过度失衡”,这也是欧盟对成员国的经济评价体系中程度最差的一档。

去年10月,由于意大利执意提高财政赤字占GDP比例,欧盟曾“史无前例”将意大利2019年预算案驳回。当时欧盟指出意大利2017年债务占GDP比例达131.2%,相当于每人负债3.7万欧元,当年利息支出约655亿欧元,相当于GDP的3.8%。

另外,根据欧洲央行最新发布数据,意大利各家银行在2019年1月共买入了110亿欧元的意大利政府债券,这是自去年6月意大利债券暴跌以来,意大利银行最大一次单月买入纪录。不过,2018年12月意大利各家银行也曾抛出共170亿欧元的意大利政府债券。

意大利经济和主权债务形势将对欧元区银行业产生重要影响,因为除了本国金融机构持有国债超过2000亿欧元,法国巴黎银行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也总计持有意大利主权债务超2500亿欧元。

此前,意大利国内曾预测2019年其公共债务将继续降低,但是欧盟最新报告却得出相反结论,认为意大利国内公共债务仍将上升。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意大利公共债务规模在23167亿欧元。

欧洲央行宽松安排取代加息预期

正迎经济逆风的欧元区货币政策亦备受市场关注。欧洲央行7日将公布最新利率决议,预计将维持不变,行长德拉吉对经济形势和货币政策的表态受到关注。

路透社文章称,欧元区“火车头”德国的经济增长陷入停滞,欧元区2月制造业活动逾5年来首次萎缩,悲观情绪迅速在欧元区蔓延,欧洲央行必须担负起重振信心的重任。

近段时间,有关对欧元区提供新一轮刺激的前景明显让人兴奋。多数人预期欧洲央行至少会暗示很快将提供低息贷款。受宽松预期影响,欧洲主要股指均创下年内高点,显示投资者押注流动性将受到欧洲央行持续支撑。

值得注意的是,欧洲央行将比经合组织(OECD)晚一天公布经济预估,市场普遍预计其将小幅下调,因为欧元区举足轻重的德国处境艰难,意大利又处于衰退中。

从欧洲央行未来的首席经济学家连恩以及总裁的潜在候选人——德国央行总裁魏德曼的话中判断,欧洲央行并不会改变有关利率在夏季结束前保持不变的指引。

路透社分析称,欧洲央行刚刚终止一轮史无前例的刺激计划,并暗示将继续推进政策“正常化”,打算撤回危机期间出台的扶持举措。但某种程度上的政策逆转恐怕无法避免。“出口趋弱、英国退出欧盟时刻即将到来、工业生产下滑,而且美国总统特朗普仍在考虑对欧洲庞大的汽车工业征收关税。欧洲央行可能调降经济预估,预计数年内难以达成通胀目标,这足以触发政策行动。”

外界普遍认为,欧洲央行的第一步将是向银行提供新的长期贷款,延展一项类似的工具以保持信贷流动,不过欧洲央行并不急于亮出所有底牌。

由于仍希望经济放缓只是暂时的并将在夏季结束,所以欧洲央行可能暗示将出台支持措施,需要一些时间来拟定细节。到夏季的时候,或许能较为明朗得知经济是否在复苏。

另外,根据当前复杂经济形势,排除2019年加息的可能性也将相对容易些。市场已将加息行动的预期时间推迟至2020年,这可能令欧洲央行的指引过时。前瞻性指引调整将超过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的任期,并非所有决策者都愿意采取一个可能有争议的行动。

美或上调通胀目标

美国方面,美联储将公布褐皮书,这份最新收集的联储银行辖区商业动态将显示,美企乐观情绪正在减弱。经济形势复杂同样给美联储的政策带来调整压力,外媒报道称通胀目标可能改变。

市场预计,褐皮书描绘了一幅普遍积极的美国经济画面,但也揭示出美国商界涌动着一股担忧的暗流,可能导致美企缩减今年的扩张计划。

为了适应经济长期处于未达到通胀目标的状况,美国银行专家指出,已有一些美联储官员提议不再以2%为通胀率绝对目标,而应以长期的平均通胀率为目标,即允许通胀率暂时超过2%时,不必立即紧缩货币政策。

巴伦周刊(Barron's)报道,美联储预定今年6月召开内部会议,讨论如何对外沟通、落实政策及评估成效,以维持经济热度;由于美国通胀率一直未能达标,因此重新评估通胀目标成为会议的重点议题之一。

据报道,美联储官员至少已提出三种选项。其一是所谓的“物价水平”,以一段时间的通胀率平均值为物价目标,若通胀率在一段时间内都低于2%,之后也应允许通胀率在一段时间内高于2%,不必在通胀超标时立即紧缩,以弥补经济之前因衰退及通胀偏低所受的伤害;第二种选项是不再以单一数字为目标,而是设定一个区间,例如1.5%-2.5%,目前已有一些国家采取这种做法;第三是干脆提高通胀目标,使通胀能达到较高的水平。

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此前表示,当前的货币政策并未考虑到未来通胀超标时,也要针对以往通胀偏低而进行调整。

美银策略师指出,美联储对通胀目标的考虑,已影响到美国长期国债市场。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周涨至今年来新高3.14%,收益率曲线也变陡,5年期与30年期的收益率差扩增至一年来最大,显示交易商开始预期未来通胀可能升高。(记者 闫磊 综合报道)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