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温和复苏 超宽松政策仍将持续

经济参考报2018年12月27日10:24分类:日本

2018年下半年,日本国内投资需求不振,增长压力有所加大。目前日本国内失业率维持在低位,物价水平有所回升,但距离央行2%的通胀目标仍有距离。总体来说,2018年,日本国内经济保持温和复苏态势,宽松货币政策将继续维持。

经济增长动能乏力

日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出现负增长。内阁府11月14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三季度经季节调整后实际GDP环比下降0.3%,按年率换算为下降1.2%。而跟民众生活实际感受更为接近的三季度名义GDP增长率,即未扣除物价变动因素的增长率为负0.3%,按年率换算为下降1.1%。

数据显示,日本三季度GDP负增长主要原因是今夏酷暑、暴雨、台风、地震等自然灾害造成的内外需双双下降。其中,酷暑、暴雨等恶劣天气令消费者减少外出游玩和用餐的次数,灾害造成蔬菜减产,进而推高生鲜食品价格。同时,台风“飞燕”造成关西机场一度陷入瘫痪,影响了电子零部件等的出口。此外,北海道地震等因素导致访日游客数量和消费急剧减少。

分析指出,虽然自然灾害等一次性因素的影响四季度会消退,但出口下滑表明全球贸易局势也是阻碍日本经济复苏的又一大障碍。全球贸易局势的不明朗,让日本这个出口导向型的经济体增长前景面临着很大压力。

另外,日本居民消费同样疲弱,缺乏明显走强信号。日本内阁府日前公布的最新家庭消费支出数据显示,10月日本家庭消费支出连续两个月下降,实际工资已经出现连续3个月的负增长。三菱日联摩根士丹利证券高级市场经济学家Shuji Tonouchi称,工资即使出现轻微增长,也不足以覆盖生活成本的升高,这让家庭消费支出增长受到了限制。而消费的疲弱,反过来让企业不敢轻易提高商品售价。此前长期的低增长和通货紧缩,让日本的消费者对价格十分敏感,妨碍了日本央行2%的通胀目标的实现。

劳动力短缺拖累经济发展

日本经济持续低迷,最主要的原因是严重缺乏“劳动力”。不仅如此,人口老龄化导致日本政府养老支出不断增加,同时财政税收在相应的减少,这些都使本已乏力的日本经济雪上加霜。

日本厚生劳动省12月21日公布的人口动态统计预测显示,2018年日本国内出生的婴儿为92.1万人,比去年减少2.5万人,连续3年低于100万人,是自1899年开始这项统计以来的最低纪录。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统计,2012年-2017年,五年间日本的人口数量减少了100多万,而下一个五年(2017-2022)内,日本人口的减少数量将会超过200万。目前,日本15岁到64岁的人口有6600万人,预测这个劳动年龄层到了2040年将减少约1500万。如果日本不解决“劳动力”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将会长期持续低迷。

民间机构东京商工研究所今年9月份发布的调查显示,8月,日本由于没有后继者、人手招聘困难等原因,经营陷入困境,难以为继、宣告破产的企业达45家,刷新历史纪录。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个月发布报告表示,据数据模拟估计,基于日本当前政策下的人口情况,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水平将在大约40年内降低25%。

12月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所属的执政联盟强行通过将允许更多蓝领外国劳动者进入日本的立法。日本政府12月25日举行内阁会议,正式批准有关扩大引进外国劳动者的“基本运用方针”等文件。分析认为,安倍政府此次急于通过发出外劳准证的正规办法,反映出日本的劳动人口锐减已对国家经济发展构成威胁。

日本PERSOL综合研究所与中央大学10月份公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到2030年,日本劳动力缺口将达644万人。按行业来看,服务业缺400万人,医疗领域缺187万人,批发与零售业缺60万人。按地区来看,东京缺口最大,为133万人。

政府为了填补巨大的劳动力缺口多管齐下,除了不断推进技术革新、提高劳动生产率,还鼓励老年人继续就业、鼓励女性重返职场等。解决了“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日本经济才有可能出现持续的增长。虽然日本政府通过了《出入境管理法》,但是治标不治本。要想促使日本的经济持续增长,鼓励生育才是解决日本经济持续低迷的根本办法。

超宽松政策仍将持续

投资、出口和消费的放缓甚至萎缩,让日本经济增长的动力不足。为了刺激经济,日本的货币政策将继续维持宽松状态。

日本央行12月20日召开金融政策决策会议,决定继续维持目前超宽松货币政策不变。日本央行在会后发布的声明中说,考虑到经济、物价面临各种不确定性,包括明年10月调高消费税税率的影响,央行决定维持目前的超低利率。短期利率继续保持在负0.1%的水平,长期利率维持在零左右。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近日指出,由于通胀目标还未实现,继续当前的宽松政策仍是日后货币政策的重点。他认为,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举措直接或间接伤及包括日本在内的全球产业链,让日本经济复苏在今年下半年面临了较大的外部风险。

日本央行在2016年9月引进了“定量和定性货币宽松(QQE)与收益率曲线控制”的货币政策框架,试图通过抛长买短拉高长债收益率,引导短期利率在负0.1%,长期利率于零左右,以实现2%通胀目标。如今政策已经实施了超过两年,日本央行总资产也膨胀至历史新高。日本央行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该行总资产约为545.661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3万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3%。

日本央行副行长田部昌澄也强调,维持日本央行大规模刺激计划以确保经济仍强劲到足以推升物价和薪资,这点至关重要。“日本距离实现2%通胀率只走了一半的路。如果经济再度承受压力,日本可能会重新陷入通缩。日本央行将通过持续的大规模货币宽松措施,设法让通胀加速到与经济相称的水平。”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王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