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国运”里追梦人 一个跨国投资人的中国和世界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8年02月07日18:14分类:美国

中国金融信息网讯(记者金旼旼)2月初的波士顿天寒地冻,穿城而过的查尔斯河冰封素裹。南畔美国私立名校波士顿大学内,一派热闹熙攘。在校长罗伯特·布朗等数十人见证下,“IDG资本学生创新中心”剪彩开张。主导捐赠的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从大洋彼岸专程赶来。

他是40年前从湖南钢厂考入大学的“新三届”,是32年前来波士顿大学的“追梦人”,是27年前回国“拿自己青春赌中国未来”的“风投教父”,是1年前收购美国老东家业务的全球化发展“布局者”……

在波士顿抚今追昔,熊晓鸽常道幸运:他属于受益于“好国运”的一代人。过往40载,个体、国家乃至全球的发展轨迹,在他身上奇妙叠加。

从中国走向世界

1977年12月,走进十年浩劫后第一场高考的考场时,熊晓鸽已做了3年电钳工。570万考生中,最终有27万人走入大学,他是幸运儿之一。

1978年开启的“对内改革、对外开放”,令中国经济一步步从计划走向市场,激活中国经济内生力量;也让一代人把目光投向海外,开始重塑中国和世界关系。

“一个国家在某一个清晨苏醒,而我们,有幸迎来了早晨那第一缕灿烂的阳光。”熊晓鸽这样回忆那个千载难逢的转折时刻。

美国老牌新闻刊物《时代》1986年第一期,邓小平再次登上封面,因为这位中国改革者正在领导“深远、大胆,也充满挑战的第二次革命”。就在此前一年多,十二届三中全会首次明确“有计划的商品经济”。

1986年夏天,熊晓鸽怀揣38美元以及成为中国最好记者的梦想,赴波士顿大学攻读硕士。这个勤奋的中国青年用8个月就完成学位课程,又进入波士顿北郊塔夫茨大学的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攻读第二个硕士学位。

课余,熊晓鸽来到卡纳斯出版公司的《电子导报》打工。“面试了5分钟,我就意识到也许有一天我会给他打工,因为这个中国年轻人总能创造性地解决问题,”杂志出版人艾伦·福斯特对新华社记者回忆起那段往事。

那时,个人电脑在中国仍颇为罕见,中国和国际互联网的联通也尚需数年。福斯特坦言,当时的中国较美国而言无疑“还是小市场”。但大批美国企业家已意识到,中国人拥抱世界的热情将催生巨大商机。

每天工作16个小时的熊晓鸽,在《电子导报》不到三年就从助理编辑升至高级编辑。硅谷报道经历让他熟谙技术潮流,更首次接触到风险投资。

把世界带回中国

“我们在国内长大,在国外学到了东西,就立刻想拿回来用。”熊晓鸽1991年做出职业生涯关键决定:回国。

他转投早在1980年便进入中国市场的全球顶级信息技术出版、咨询和投资公司IDG集团,成为集团创始人帕特里克·麦戈文的亚洲业务开发助理。

麦戈文,这位一生到访过中国130次的成功商人,从此成为熊晓鸽一生最重要的“师友”。

回到北京3天后,熊晓鸽便签约收购《国际电子报》并更名为《网络世界》,完成了中国文化产业第一桩跨国并购。此后,他南下深圳找寻发展风投事业的机会。

1992年的深圳,东方风来满眼春。“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邓小平南巡讲话令改革开放“姓资还是姓社”的困惑烟消云散。同年10月,党的十四大明确提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市场经济扬帆起航之际,1993年也成为跨国公司大规模在华投资的发端之年。自此至今,中国一直是全球吸引外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

就在这一年,麦戈文委派毫无投资经验的熊晓鸽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国际风投机构,即后来的IDG资本。再一次,熊晓鸽赶上时代大潮。

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中国,何谓风险投资几乎无人知晓。当熊晓鸽到处普及风投概念时,不少人只是希望从这个“傻子”那里“搞点钱花花”。最初七年,他颗粒无收。

中国和全球在观念上的“时间差”,正是那个时代最值钱的商业机会。而中国也将通过学习互联网、股票、基金、市场、产权、企业家精神……这些纷至沓来的新观念,以最快速度弥合发展落差。

“开放最重要的不止是国家的开放,更包括思想的开放。”熊晓鸽说。从某种意义上讲,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所实现的一个又一个阶段性成果,有赖于一次又一次突破旧思维、建立新观念。

多年后,熊晓鸽问麦戈文,为何敢押宝他这样一个当时毫无投资经验的年轻人?麦戈文回答:“因为你这家伙敢拿自己青春赌中国未来。”

熊晓鸽显然赌赢了。踏准时代节拍的IDG资本大获全胜,所投资企业迄今已超过600家,包括蜚声中外的百度、腾讯、搜狐、小米……

将中国推向世界

进入新世纪,日益壮大的中国企业开始走向全球。2016年,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再次刷新纪录,达1701亿美元。

在北京创立的IDG资本,如今已在全球15个城市设立办公室。2017年1月19日,在一次为实现传承的并购中,IDG资本收购了老东家旗下全球投资业务IDG Ventures,熊晓鸽和他的团队成为全球化发展的“布局者”。

面对近年中国企业出海并购热潮,熊晓鸽保持着资深跨国投资人的冷静:“中国企业要避免重蹈当年日本企业的覆辙,尤其不应盲目出海并购非核心业务,而应专注于熟悉的行业。”

“钱多了,你会觉得什么都不怕,这是最容易犯错误的时候。”他曾如此警告。

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中国已涌现出一批具有国际知名度的企业。但如何打造真正拥有国际化产品、业务和视野的中国跨国企业,是时代提出的新命题。

在他看来,要打造国际化企业,关键之一是摆脱对国内市场的过度依赖。与国际同行相比,中国知名企业的国际业务比重显著偏低。“未来我们会多做有中国视角,有战略意义的并购,这是让中国企业快速国际化的捷径之一。”

过去一年,IDG资本主导中国财团用美元基金收购了德国欧司朗旗下照明业务,又主导华灿光电收购了总部位于波士顿的美新半导体。

波士顿大学“IDG资本学生创新中心”东侧,至今开着一家“京味”中餐馆。当年,熊晓鸽初到美国就是在这里吃了第一餐。

30多年弹指一挥,校园景致和生活节奏似乎变化不大。但熊晓鸽本人已重塑人生,中国更是日新月异书写着发展奇迹。

改革开放40年,改变了熊晓鸽和所有中国人的命运。而在他眼中,个人、国家、世界命运交织的关键所在,正是“开放,并且是一以贯之的开放”。(完)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张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