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谈判入第二阶段 过渡期遇贸易移民两大风险

汇通网2017年12月19日09:55分类:英国

上周五(12月15号),在布鲁塞尔欧洲理事会总部,欧盟除英国之外的其他27个国家的领导人宣布:英国脱欧第一阶段谈判(就“分手费”,爱尔兰边界,欧盟在英公民权利)已经取得足够进展,可以开启第二阶段谈判。第二阶段谈判将主要聚焦英国“脱欧过渡期”以及欧英未来关系。

这无疑是给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打了一剂力量威猛的“强心针”。

特蕾莎·梅充满自信地在两家“周日”报纸上对“怀疑派”发表挑衅言论:英国脱欧计划不会被“反脱欧运动者”打乱。

她表示,在欧盟领导人同意脱欧谈判在新的一年进入下一个阶段后,她的政府就给了“怀疑派”一个响亮的耳光,证明了他们的观点错误。

英国脱欧过渡风险——移民和贸易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资深分析师Wood调查了欧盟同意英国脱欧谈判进入下一阶段的市场影响。

特蕾莎·梅(Theresa May)将为英国如何度过“脱欧过渡期”制定计划,其计划与欧盟建立一个新的未来联盟,并试图让英国保守党内的不同派别支持她。

伦敦时间周一(12月18号)下午3点半,特蕾莎·梅向议会致辞:她希望英国离开欧盟的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同时保留之前作为欧盟成员的大部分权益。虽然欧盟表示要实现这一愿望英国必须服从欧盟的准则,但特蕾莎·梅表示自己仍然会至少在两个领域(移民和贸易准则)与欧盟产生分歧,采用截然不同的准则。

根据她的办公室人员所述,特蕾莎·梅可能会发言表示:“在此过渡期间,我们可能会为来自欧盟的新移民进行注册,为我们未来的移民系统做准备工作。”

至于实行什么样的贸易准则,保守党内和议会意见不一,总体分为“软脱欧”(遵从欧盟准则)和“硬脱欧”(制定自己准则)。

党内成员和议会意见不一

迄今为止,特蕾莎·梅一直在努力回避脱欧谈判最终会在英国和欧盟之间建立怎样的关系的问题,目的就是为了促进她的党派和议会的团结。

议会内被分裂严重,如财政大臣Philip Hammond和内政部长Amber Rudd之辈主张亲欧,他们认为欧盟是英国最主要的贸易伙伴。

而如外交大臣Boris Johnson和环境秘书长Michael Gove之辈则认为英国应当制定自己的贸易规定,即便这意味着更加严格的贸易限制。

Boris Johnson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呼吁英国“自由退欧”。他说,英国必须制定一项贸易法且该法律赋予其不需要遵从欧盟贸易法的权力,否则英国将沦为布鲁塞尔的“附庸国”。保守党议员Jacob Rees-Mogg也说出了同样的意见。

在上周三(12月18号),特蕾莎·梅曾遭自己党内“拆台”:保守党12名议员联合反对党通过一项议案,要求修订政府提出的“脱欧法案”条款,使议会对政府与欧盟达成的任何“脱欧”协议拥有说“不”的权力。

面对自己党内成员和议会的压力,特蕾莎·梅很不容易。但是她似乎找到了避免由于自己党派和议会意见不一导致脱欧失败的方法,就是在英国脱欧日期是否可以改变上做妥协。

《卫报》报道,一些叛乱分子已经督促特蕾莎·梅与工党议员结成联盟,投票反对党内所谓的“硬脱欧”。

保守党内另外一个可能的导火线是一项要求取消英国作为欧盟成员国对可以允许民众工作的时长限制。如果取消,这将违背保守党在今年大选中的承诺。

不过,即便是议会能够就脱欧愿景达成一致,也要说服欧盟同意这种“愿望”才行啊!

欧盟关于英国脱欧的首席谈判官Michel Barnier在上周首脑会议前夕接受《展望》杂志采访时重申,欧盟不会同意与英国达成对其更为有利的协议。“他们认识到,他们没什么可挑剔的。我们不会综合他们的各种愿景(比如说混合挪威模式——单一市场成员的优势和加拿大模式)来制定一个专门的方案。没门儿,他们必须面对自己做决定的后果。”

新华金融客户端:权威财讯尽在“掌握”,扫码或长按二维码下载

新华金融客户端二维码

[责任编辑: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