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谈北美自贸协定难在何处

经济参考报2017年10月25日09:50分类:美洲其他

基本理念分歧过大,是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三国在更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中遇到的最大障碍。在刚刚结束的第四轮谈判中,三国谈判代表依旧未能达成妥协并决定推迟谈判进程。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发出谈不拢就退出的威胁后,这份具有23年历史的自由贸易协定能否获得新生或者将寿终正寝?

 谈判陷入僵局

从出发点上看,加拿大和墨西哥希望对现有协定进行更新,以此适应新时代在服务贸易等领域的客观需求,美国的基本诉求是修改,以此改变美国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巨大贸易逆差。

1994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签署了北美自贸协定,旨在通过在自贸区扩大贸易及投资机会,促进美、加、墨三国的就业机会和经济增长。协定规定,生效之日起,美、加、墨在15年的过渡期内取消全部的商品、服务及投资领域的关税及非关税壁垒。目前,加拿大和墨西哥分别是美国第二、第三大贸易国。2016年,三国贸易总额超过了1.1万亿美元

入主白宫后,特朗普团队着手调整美国贸易政策。在今年4月与加拿大、墨西哥领导人通话后,特朗普同意当前不会终止北美自贸协定,而是寻求重新谈判。在 “美国制造周”开幕仪式的讲话时,特朗普再次提到,不再允许其他国家破坏规矩,“偷走我们的工作、攫取我们的财富”。

自8月中旬进入更新北美自贸协定谈判后,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已进行了四轮谈判。在11日至17日的第四轮谈判中,三方将所有诉求都提到谈判桌上,谈判进入白热化阶段。对加、墨而言,重新谈判的主要目的是“更新”,即纳入电子商务、数字经济、服务贸易、知识产权、劳工保护、环保标准等新内容,以符合经贸发展趋势;而美国的主要目的是“重构”经贸合作框架,削减美国贸易逆差,减少美国制造业岗位流失。因此,谈判进入实质阶段后分歧集中爆发。

美国石英财经网站的一篇报道说,从谈判代表在会后的评论来看,很难想象11月在墨西哥城继续谈判时如何消除分歧。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说:“我们没有看到贸易伙伴为重新平衡和降低巨大的贸易赤字而做出改变的迹象。”他还指责加、墨两国不愿放弃不公平优势,并再次强调美国希望通过谈判改变贸易逆差问题。

加拿大外交部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说,美国提出了一系列“非常规要求”,“让23年的可预测性、开放与合作倒退”,可能逆转北美自贸区23年来的开放和合作,甚至可能违反世贸组织规则。

墨西哥经济部长伊尔德方索·瓜哈尔多则警告说:“我们必须明白我们都受到了限制。”瓜哈尔多认为,对特朗普政府来说,不能达成一致或许更糟糕,不仅墨西哥和加拿大会有损失,美国制造商和工人以及农民也严重依赖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他说:“尽管我们当前存在分歧,但我们还是要确保今天做出的决定不会影响未来。”

在本轮谈判中,由于一开始就认定北美自贸协定“不公平”,美国在谈判中处于“攻势”,提出增加“落日条款”、改变汽车原产地规则、废除争端解决机制等要求。而这些要求,加、墨表示完全无法接受。

美方提出的“落日条款”是指北美自贸协定生效5年后自动失效,这意味着三国每5年要重新谈判、批准一次。加、墨高级官员均表示反对在自贸协定中加入“落日条款”。产业界也反对“落日条款”,因为这将令自贸协定周期性面临政治压力,增加不确定性,不利于企业进行长期投资。

美方为和墨西哥争夺制造业岗位,提出修改汽车原产地规则,要求美国产零部件占整车50%以上、三国产零部件占整车85%以上才能享受自贸区免税优惠。此外,美国还希望弱化甚至废除自贸区争端解决机制,遭到加、墨激烈反对。两国担心,一旦没有跨国的争端解决机制,两国企业将陷入美国国内司法诉讼的泥沼。

新华金融客户端:权威财讯尽在“掌握”,扫码或长按二维码下载

新华金融客户端二维码

[责任编辑:王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