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知名经济学家:美国不是世界贸易受害者

参考消息网2017年09月08日15:03分类:美国

核心提示:法国《世界报》9月7日发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国际金融教授卡门·莱因哈特的文章称,美国自差不多两代人时间以来出现了经常项目收支逆差,并且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只出现过3年的外贸盈余。指责那些贸易盈余的国家不再有任何意义。美国的税收政策支持家庭负债牺牲了储蓄,而且劳动生产率明显下降如今影响了美国的竞争力。

法媒称,今年在杰克逊谷地,货币政策并没有显而易见地成为8月24日至26日举行的全球央行行长会议的头等大事。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强调了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制定规章政策的改变。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则长时间地提到欧洲必须继续改革,以支持近来的经济复苏。

法国《世界报》9月7日发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国际金融教授卡门·莱因哈特的文章称,国际金融和世界贸易不平衡成了主要话题。古老的谚语“万变不离其宗”也恰好适用于此。近40年来,美国一直都是世界其他国家资金的引进国。相反,从20世纪初开始直至80年代初,它很少出现过对外经常项目收支逆差。经常项目收支平衡体现出一个经济体的储蓄和投资平衡,当储蓄超过投资,会出现盈余,相关经济体变成了世界其他国家的资金出借人。这曾是美国自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情况。

1987年,经济学家弗雷德·伯格斯滕成为最早指出这种转变的人士之一。他指出,“美国作为战后经济体系的创建者以及全球最重要货币的摇篮,已成为人类史上最大的债务国。日本仅仅在一代人之前还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发展中国家,如今已变成最大的债权国”。

例如日本曾被认定对全球贸易不平衡负有最主要的责任,1986年其经常项目收支盈余已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4%,当时日本央行积攒的美国国库券创下纪录。东京不得不对向美国的一些出口采取“自愿”上限,并且根据1985年底的广场协议,“策划”了日元美元的升值。上世纪80年代末,日元坚挺,日本不动产和债券泡沫破裂,经济增长率一落千丈。

差不多与此同时,韩国作为美国贸易逆差的主要罪人短时间浮出水面。在1987年至1988年间,其经常项目收支顺差已超过其国内生产总值的6%,而且该国被怀疑操纵货币。

文章称,一些类似指控已经瞄准了中国,而中国因为基于出口的强劲经济增长、大量购买美国国库券以及它固定的利率,今天依然身处全球贸易不平衡争论的中心。

然而,当中国的盈余在减少时,德国的外贸盈余则创下了纪录。特朗普总统有关德国采取所谓不正当贸易做法的讲话显得十分空洞。而且在柏林并没有自己的货币的情况下,谈论操纵货币是很荒诞的。此外,德国并不是唯一保持长期外贸顺差的发达经济体。2017年奥地利、丹麦、爱尔兰、日本、卢森堡、荷兰、挪威、瑞典和瑞士与德国一样保持外贸盈余。除中国以外的亚洲其他国家也一样。

文章认为,美国自差不多两代人时间以来出现了经常项目收支逆差,并且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只出现过3年的外贸盈余。指责那些贸易盈余的国家不再有任何意义。美国的税收政策支持家庭负债牺牲了储蓄,而且劳动生产率明显下降如今影响了美国的竞争力。

作者称:“正如经济学家伊桑·伊尔泽茨基、肯尼思·罗戈夫和我本人所表明的那样,缺少可替代的选择让美元的地位如同全球无可争议的重要储备货币,这为美国经常项目收支逆差筹措资金提供了便利条件。然而,如此容易之举并不意味着是个好主意。”

新华金融客户端:权威财讯尽在“掌握”,扫码或长按二维码下载

新华金融客户端二维码

[责任编辑:王静]